Chapter          
 
 
再談孫立人-1984的回顧

 

  

 

赫赫聲威 功高震主的孫立人

1984.07.16 新潮流週刊
莊 慕


  緬甸戰役成就一世英名

  兵變主角孫立人本是安徽人,出生在一九00年,中國動盪不安的時代。原本就讀清華大學機械工程,到美國留洋後,先是在普渡大學待了兩年,後來改唸維吉尼亞軍校。只因為他相信除非眾事力量茁大,他的祖國沒有站起來的希望。

  回到中國大陸後,受到宋子文的栽培,他竄升得很快。蘇州河攻防戰中,他率軍突入敵陣,奪回失地,身受十一個彈孔,昏厥三日。一九三八年,他奉命擔任新稅警總團團長,四二年稅警團改編為新三十八師,遠征緬甸,迭告戰功,仁安羌之役救英軍七千人脫險,莫南之役俘虜日軍三萬人,打通中印公路,被譽為二次大戰期間,中國對世界戰局的兩大貢獻之一。(另一項「戰功」是牽制日軍於中國大陸,使其陷入泥沼戰,無法與德軍會師於中亞。)一九四六年這位抗日英雄奉命率領新一軍接收東北,其間連續擊破林彪部隊五次,申報稱他是「遼北長城」。一九四七年七月,二二八事變後半年,由於和杜聿明不合,他被解除東北兵權,派至台灣訓練新兵。一九四九年任防衛司令官,一九五0年擢升陸軍總司令,一九五一年晉任陸軍二級上將,一九五四年出任總統府參軍長,這是他一生最後的官職。

  從建立緬甸戰功開始,孫立人在中國政壇上漸漸嶄露頭角。然而隨著他身屬派系的失勢,他卓越的戰績,只有引來鬥爭者的疑懼,接收東北一事就是很好的例子。

屢潰林彪卻被解除兵柄

  雅爾達密約使東北在俄軍有計劃的交接下,掌握了關東軍留下的精銳武器。國民黨的說法是這批武器蘇聯把它交給林彪,造成蔣家政權失去中國大陸統治權的結果。但史實並不是這樣的。

  據當時奉命接收東北的孫立人將軍後來向其友人提起:「即使是接收關東軍武器的林彪部隊,也不應該是國民黨軍的對手。」(引述自紐約時報一九五五年八月廿一日報導)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孫立人五次擊破林彪部隊強大攻勢,被譽之為遼北長城一事得到證明。

  然而紅透半邊天的孫立人自然是惹眼的。以杜聿明、陳誠為首的黃埔軍系開始製造「孫立人坐大東北」的說法,企圖引起當權者的不安。一九四七年四月他剛因戰功擔任東北保安副司令長官後不久,七月就被改派為陸軍副總司令兼陸軍訓練司令官,到台灣負責新軍訓練。孫立人離開之後,由陳誠、熊式輝、蔣經國等人接收,不到半年,沒有打過一次勝仗,東北立刻淪陷。這正是為什麼來台後,國民大會中有人主張「殺陳誠以謝國人」的理由。

「為人隨和,治軍嚴格」
俱成罪名

  孫立人是位典型的「現代軍官」,重視戰略和戰術,帶兵嚴格,但平日卻極為隨和。據說他喜歡穿軍便服,常常找幹部談話;練兵的時候像老排長,一一對士兵們改正錯誤;訓話時只討論作戰問題,沒有口號八股;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軍隊裡頭,不喜歡應酬。作為一個卓越的將領,這些條件本來是必需具備的,可是孫立人萬萬沒有想到這些舉動竟成了日後的罪名。

  在以陳誠為首的調查報告裡,孫立人之所以難辭其咎,正是因為:「許多軍人對他『坦白談話』,他們對他『沒有什麼戒懼』,他覺得一切事情都能消弭於形,許多事情,他叫他們不要做,便不會有什麼事情……。」

  「本委員會認為倘使孫將軍對部隊中第四軍官訓練班部份結業學生,無秘密聯絡組織之發動,又無導成以個人為中心力量之企圖與行動,對其親信部屬及學生如無抨擊政府言論的灌輸,對間有不法之跡象者,如不存姑息……孫將軍所犯的錯誤與其應負法律上與道義上之責任,殊無諉卸之餘地。」


   

 

退隱後的孫立人

1984.07.16 新朝流週刊
黃碧玲


  這裡就軟禁著那位一代名將

  台中市晴朗的天空下,向上路一段十八號的日本式房子裡,高大蓊鬱的樹椏在夏日明靜的微風中輕輕拂動,這裡,就是已經軟禁二十年的一代名將--孫立人的住所。

  這座環屋圍有護城河的兩百多坪房子,過去是日據時代一位日本參議員在台的宅第,如今屬於省放府的財產。從大門口一進去,就是孫立人兩位副官的房子,任何訪客經過這堙A都必須向他們登記(孫立人剛被軟禁時,副官多達十二人,後漸減為八人、四人,今只剩兩人,不論孫立人出外到何處,這些副官必緊隨左右)。屋後,孫立人種了許多玫塊花,屋前的二樓洋房,三十年來一直都有人「注視」著孫立人住所的動靜。

  出門時,有一輛國防部發給的黑色裕隆將級座車,和一位司機--據看過那輛車的人說,那大概是全台灣最破的將級座車。過去他出門,若只是上街看看電影,帶小孩買冰淇淋,只要不跟人接觸,大多不用勞動上級批准。多年來,他也只有檢查身體或處理特別事務才上台北來,但如今榮總在台中已經設了分院,孫立人恐怕是更難有機會上台北了。

經濟狀況頗不富裕

  孫立人至今仍領上將的薪水,每月三萬左右。「兵變」案發之後,孫立人財產都被沒收,他靠著薪水慢慢積蓄買了一塊山坡地,每個禮拜上山一兩次去「作出」,種種番石榴等果樹,二姨太梅英一度還載著這些番石榴到市場叫賣,貼補家用。

  「新聞天地」曾報導孫立人所有的土地漲價變賣後,生活情況很好。也有人說,孫立人曾向國防部要求退役,停領薪水(其實,不論他是否退役,都無法改變終生軟禁的命運),因此推論他的經濟情況必然不錯,但是根據了解,為了撫養四個兒女,孫立人的境況頗不寬裕。

兒女有成,親朋疏遠

  由於孫夫人無法生育,孫立人乃於中年納妾,長女孫中平於民國四十一年,孫立人五十一歲時出生(三年後,發生「兵變」)。孫中平為清華核子工程系畢業。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材料力學博士。長子孫安平,民國四十三年生,中原理工學院物埋系、清華物理研究所畢業。次子孫天平,四十五年生,輔大數學系畢業。次女孫太平,四十七年生,清華化學系畢業,現正留學美國攻讀博士。

  孫立人的子女現在都在國外,大太太則住在永和中正國小附近,一位任職國大代表的乾兒子家中,過年時才回台中與孫立人團聚。

  據接近孫立人的朋友表示,由於家中並不寬裕,孫立人的孩子出國,都是靠獎學金。長女孫中平留美之前,曾在清華大學擔任兩年助教,等到獲得麻省理工學院獎學金才赴美。此外,為了添購音響,亦需儲蓄多時。

  孫立人雖然有高血壓,但健康情況還好。如今他的生活安排,出門旅行都要馬紀壯負責批准,與一般老友很少來往,由於謠傳當年兵變係由美軍顧問團團長蔡斯策動,所以他更避免與任何美國人接觸。

所有勳章都失蹤了

  孫立人一九00年出生,如今已八十多歲。他為人隨和,無論對待子女或者帶兵,都很少嚴厲管制。據說女兒長青春痘時,他曾著急得滿街四處買藥求醫。這位身高一八0,長得英挺帥氣,堪稱中國近代最傑出的軍事人才,出事後,照顧孩子、看書成了他的生活重心,過得相當安靜孤寂。

  緬甸戰役後,緬甸政府曾送了一頭象給孫立人。他返回大陸後,因為東北剿匪戰役成功,有關人士恐他坐大,解除他在東北的兵權,於三十六年七月貶至台灣,孫立人帶著那頭象來到台灣,大概由於養不起如此龐然大物,終於送到動物園。

  數年後,大象老死,動物園用大象的腳做成四個小沙發送給孫立人,至今仍然放在家中,算是畢生戰功唯一的紀念--「兵變」事發後,他被迫遷至台中,在搬家途中,他所有的勳章都神秘失蹤了。

被認為是親美派軍事強人

  孫立人和吳國楨在當時都是受人矚目的親美派,兩人出事後,親美派的勢力大受打擊,政工勢力遂急速發展。以蔣宋美齡為首,走親美路線的「國后派」,在鬥爭中,終於輸給宮廷派和政工派的陳誠、蔣經國。

  孫立人當紅之時,叱吒風雲,風光一時,當時的美國軍援皆需他簽字之後才可發下。

  案發之後,當局為了證明對孫立人的寬厚,曾安排記者訪問孫立人。根據當時的紐約時報刊載,孫立人表示,只要他個人願意,仍然保有相當的行動自由,只是不能打高爾夫球,較為不便(因高爾夫球場較大,「安全」上不易照顧)。此一報導曾被政府拿來廣為宣傳,但據了解,與事實並不儘相符。

  孫立人無論通信、打電話,或出外旅行,都在看管之下進行,他絕不能出國,也不能和任何外國人接觸。甚至到了七十多歲,也不能赴美參加子女的畢業典禮,或者前去接受普度大學頒給他的榮譽博士學位。當局甚至「不願」他在公開場合出現。

生性率直,不免得罪當道

  吳國楨去逝前不久,在美國接受訪問時,曾提到孫立人,他說:

  「孫比我大兩歲,清華小兩班,在台灣的時候,我們事先約好,公開場合避免見面,他總是在深夜十二點才來看我,孫身中七槍,我的孩子們都見過他的傷痕。據他說,蔣先生最對不起他的,是『四平之役』,鄭洞國屢攻不下,蔣派孫率兵輕取,可是,打長春時,蔣先生讓鄭攻其易,孫攻其難,簡直和『三國演義』差不多,『入長安,二將爭功。』蔣先生不願孫功勛過人,下令孫退出,由鄭軍凱旋入城,你想想,孫氣不氣!」

  這篇訪問稿在分析中指出:

  東北將帥失和,吃虧的自是孫立人。一、孫非黃埔系統,受各方排擠。二、孫受史迪賞識,而史與蔣交惡。於是,孫被解除軍權,調陸軍訓練司令,派到台灣鳳山練兵。

   孫是真正的軍人,出言過份直率,往往得罪人,自己還不知道。吳國楨舉出下面的故事加以說明。

  一九四九年五月,蔣先生自舟山致電陳誠,告有赴台之行,陳在廿四小時內未行覆電,蔣只好改從高雄登岸,因高市非陳區勢力範圍。孫立人、彭孟緝前往等迎,蔣先生開頭第一句話:『我在此地安全嗎?』孫立人回答:『由我們保護,有什麼不安全?』

  吳連連搖頭,『我告訴他,你應該說,台灣是總統的地方,當然安全,為什麼要說,你保護呢?』

  老一輩的軍系出身的軍人,大都是出身日本士校,或者是留學德國。當時軍隊的訓練一向是德國或日本式的。孫立人是極少數留學美國的中國軍人。他是美國大學中的外籍高材生,而且戰術觀念新穎,作風美國派。在他擔任訓練司令與陸軍總司令的時候,正是中國部隊開始接受美式訓練、美式武器的階段。由於這個原因,一般人下意識地認為孫立人是美國派,也因為如此,有些人認為孫立人是美國所支持的軍事強人。事實是否真如此,可能除了他本人、麥帥等少數人外,沒有人知道,甚至他本人也並不十分清楚。不論如何,這些已煙消雲散,成為前塵往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