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5
 
 
孫立人的歷史回顧


 

  

 

還他自由 也還他清白
-揭開孫立人案的神秘面紗

1988.03.25~03.31 民進時代週刊
沈嘉德



孫立人將軍

  從民國四十四年起,即被蔣介石父子軟禁至今達卅三年的孫立人將軍,終於在各界人士的有力聲援中,於今年三月廿日解除了軟禁的酷刑,重新獲得自由。

  孫立人之所以能夠得到自由,主要是因為在今年元月十三日蔣經國死亡之後,台灣的政治體系失去了一元的權威領導,而在民主化的呼聲,與國民黨內部權力鬥爭的推擠下,一些過去在蔣氏父子獨裁統治下所羅織的「冤、假、錯」案,紛紛掀起了一股強大的翻案風潮。孫立人案即是在這種微妙的政治時空中,重新得到社會各界的矚目與關切。

  但是,祇給孫立人「自由」,是不夠的;國民黨新統治階層更應該還給孫立人的,則是他的「清白」。給予歷史上應有的定位與平反,對於現年已八十九歲的孫立人而言,似乎比「自由」更重要得多了。

  孫立人重獲自由的消息,雖經報紙連篇累牘報導,但是由於孫立人案的年代久遠,以及統治者有意抹殺,大多數人,尤其是年輕一輩,也許根本就不知道孫立人是何許人也?更搞不懂他又因何被軟禁?

  因此,我們先把焦點對準孫立人,將孫的出身,和蔣介石父子的關係,作一交代,然後才能對整個孫立人事件,有比較清楚的瞭解。

  被譽為東方的隆美爾

  孫立人,原籍安徽舒城,清華大學畢業後,保送赴美,進入印第安那州的普渡大學,獲工程學士學位。然後又進入美國著名的維吉尼亞軍校,和馬歇爾是前後學同期。

  孫立人畢業歸國後,即入黨被學校任軍訓隊長,後調陸海空軍總司令部侍衛總隊副總隊長。宋子文成立稅務警察總團後,他應宋之邀出任該團特種兵團團長。

  在八一三松滬戰事中,孫因為他的稅警第四團參與是役,而中彈負傷,被送至香港養和醫院醫冶。「新稅警總團」在長沙成立,孫重任團長,後調貴州都勻駐防。

  一九四0年十一月,稅警團改稱為新三八師,孫任師長,翌年遠征緬甸。滇緬戰役中,在仁安羌解救英軍,打通雷多公路,反攻緬北,至此威名遠播,被譽為「東方的隆美爾」,獲英國皇家勛章。

  緬北戰爭獲勝後,升任新一軍軍長,抗戰勝利後奉調東北,曾任第四綏靖區長官兼長春警備司令。四平、長春之役後,因與東北保安司令杜聿明意見不合,被解除兵權,隻身南下。

海內外對蔣氏作法不恥

  孫立人離開東北,心情抑鬱,意興闌珊,他最不甘心的,是受黃埔系將領的排擠。不久他被調到台灣,出任編練司令,負責新兵訓練。國民黨撤守大陸之後,蔣介石為重整旗鼓,及爭取美援,以確保台澎金馬,乃打出孫立人這張久已冷藏的王牌。一九四九年,孫被任命為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台灣防衛司令;一九五0年三月擢升為陸軍總司令兼保衛總司令,一九五一年晉升陸軍二級上將。

  孫立人在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之際,算是替蔣介石穩住台灣這個小小江山的重要人物,對蔣介石父子而言,即令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最後為何又會在擔任二任陸軍總司令之後,未循例擢升參謀總長,反而調為無兵權的總統府參軍長,後來更在民國四十四年六月六日,即因屏東南區國軍閱兵大典「兵變」事件,遭到蔣介石的監視調查,是年八月三日公布孫立人辭職消息,但因海內外反應激烈,對蔣氏作法頗為不恥,蔣介石乃以孫立人牽涉郭廷亮匪諜案,裁定出國防部「隨時察考,以觀後效」終而被國民黨政府軟禁在台中市向上路一段十八號的宅邸內。

  孫立人為何會由蔣介石倚重的一員戰將,最後卻成為蔣氏父子的階下囚呢?從後來的發展來看,孫立人至少犯了二項嚴重的「罪名」,而不自知,才會導致橫遭軟禁的悲運。首先,在國民黨政權風雨飄搖搖之際,他成了蔣介石重新鞏固領導權,偏安台灣的隱憂;其次,他又成了皇太子蔣經國接班計劃的絆腳石。

美國欲以孫代蔣

  在國民黨撤退來台之時,蔣介石不但面臨了軍事上的慘敗,政冶上的統御權也遭到嚴重的挑戰與質疑。不但國內如此,連最重要的盟友美國,也對蔣介石非常失望,有意另起爐灶,從後來公布的資料顯示,留美派的孫立人顯然是美方用來取代蔣介石的重要人選之一。

  據當年美國國務院政策計劃處主任肯楠PPS53意見書中提到:

  現在情勢分明,欲使臺澎免去共產黨之佔據,並與中國大陸絕緣,須先排除國民政府在臺之統治,代以暫時國際性或美國之管理,使臺灣居民有自由投票決定誰屬之權利。……分離臺灣方法有二:一由聯合國發動,一由美國發動。但無論何法,均將予蘇俄及中共以攻擊之機會,而執行結果,且將使吾人負遣送大陸流亡人士返歸大陸之責任,此將大反人心,非美國民眾所能容許使用第一方法,需要迅速縝密之外交手腕,並注意於時間性。使用第二方法。法律上手續顧忌亦多,本院同僚多以為兩種方法都不合用,則吾人便須自安於臺灣入於共產黨掌握之結果。

  我以為國務卿宜將下附辦法提出NSC,供其選擇:附處理臺灣意見。

  一切排除臺灣現時政權之計劃,都將遇到兩種困阻,一為島上卅萬大軍之抵抗力,一為中國政府在臺已經樹立主權。   

  本說帖對於第一困阻,不擬解答,因此乃軍事單位之職務,本說帖只擬提出國務院在聽取軍事單位意見前所應做之事情。

  A.非正式的向菲律賓、澳洲及印度各政府,探試改換臺灣中國政權之意見,包括理由與辦法,及美國不便自己出面之隱情。

  B.在對華白皮書上添加一臺灣專章,指明國民黨治臺之失敗。

  C.宣播「臺灣再解放同盟」運動之資料,以作本問題討論之背景。

  D.請菲、澳、印三國,以中國內亂將擴至臺澎,危及東南亞安定為由,要求聯合國依照憲章第一0八條規定,將臺灣過去獨立歷史及四年來國府在臺失政與臺籍人士自主要求,於一年內在臺舉行公民投票。

  E.美國除響應各該國建議外,並作下列主張:

  1. 臺澎地位,待對日和約解決。
  2. 現在中國在臺之政權,係基於開羅會議之宣言及美國戰後之容許,現因事實上中國在臺失政又瞬將內戰引至臺灣,美國為良心所督責,不得不暫管臺灣,由島民投票公決。
  3. 連絡菲、澳、印度、巴基斯坦、紐西蘭各國,各出一些象徵的兵力,會同聯軍占領臺灣。
  4. 希望兩週以內,在臺灣開一政權轉移會議,蘇俄、中國亦可參加。
  5. 在會議決定時,美國即應從事於海上及空中之巡邏工作與聯繫之活動,以免外來軍隊之來襲,同時應準備船隻工具,遣送不受歡迎之在臺大陸分子。
  6. 邀請孫立人將軍參加佔領軍的新政權。如他肯接受此任,則我們分化中國駐臺軍隊之工作,即告成功。
  7. 通知蔣委員長,如伊願留臺灣,當以政治避難者之身分相待。
  8. 美國人士在接管行政時,應極力避免擔任使人注目之職務,我們的目的只在不使本島落入共產黨之手,我們使用間接而謹慎的影響力,比高壓片面之措施為佳。

  另外,國務院參事莫成德在一九四九年二月三日電文中亦指出:「我們所需要者,乃一幹練篤實之人,不必聽蔣介石之指揮,亦不必從李宗仁聯合政府之命令,而專為臺灣謀福利。孫氏經驗,或有未足,但其他條件,卻甚相合。」

美國要錢給錢;要槍給槍

  儘管美國方面的青睞,孫立人對蔣介石卻仍極為忠心,非但不為所動,且將美方意圖託陳誠轉告蔣介石。這段過程,在陶百川的回憶錄「困勉強狷八十年」一書中。亦有清楚地描繪:

  我最近看到傳記文學第四十三卷第二期浦薛鳳先生「臺省府四任秘書長」文中提到孫立人將軍案,述及美國政府中人頗擬利用孫將軍,邀請他參加美國佔領軍的新政權,不聽蔣總統的指揮,「以致釀造糾紛,亦非不可想像。」。但依我們調查該案所發現,事實遠較嚴重,可是早已澄清,即此也可見孫對領袖和國家的忠誠。我們五人調查小組曾約孫立人將軍到監察院面對面晤談。陪侍孫將軍到該院的「監視」人員,本想隨同入室,但為我們阻於會客室,所以只有五位調查委員和監察院一位記錄秘書在場,此外則僅孫將軍一人。

  關於上引美國邀請孫立人參加「美國佔領軍的新政權」問題,孫對我們訴說,民國三十八年上海快將失守時,孫所部新軍已調來臺灣整訓。盟國佔領日本的統帥麥克阿瑟將軍突然邀請孫將軍赴日本晤談要公。孫不敢擅專,乃請那時正在臺北養病的陳誠先生代他請示退隱溪口故鄉的蔣總統,得覆孫可接受邀請。麥帥隨派專機接孫赴日,寓於麥帥公館。

  孫將軍對我們詳述兩人會談經過,說麥帥告訴他,大陸快將失陷,國民政府勢必垮臺,美國對它已不存多大希望,但美國不能讓臺灣這艘不沉的航空母艦為中共奪去,所以有意要請孫將軍負起保臺的責任,而由美國全力支持,要錢給錢,要槍給槍。

  孫立人將軍的答覆,是他忠於蔣總統,不應臨難背棄,他將請示於他,在他指導之下挑起保臺重擔。孫說,他回臺後就將詳情告訴陳誠先生由他轉陳蔣總統。

  孫將軍對我們訴說,如果他真像誣控他那樣不忠於領袖和國家,他那時就接受美國的邀請而自由行動了。

  孫立人雖向蔣介石表示效忠之忱,殊不料,此舉卻觸犯了蔣介石的忌諱,引起了蔣的猜忌。蔣在統治權威,一向獨斷獨行,不容有部屬以下犯上,或坐大的舉動,就是因為他這種「天無二日,民無二主」的狹隘心態,才使得毛澤東誓言硬要出二個太陽給他看看,而把大好江山弄丟的。如今美國竟然在蔣介石危難時,看上了能征慣戰的孫立人,這自然要使蔣介石難以釋懷,而積極尋找適當的時機「削藩」了。

成了蔣經國接班的絆腳石

  得罪了蔣介石的孫立人,早已危機四伏,險象環生了,不料,他又無意中成了蔣經國接班計劃的絆腳石,從此就註定掉入深淵,永世不得翻身的命運了。

  在蔣介石已重建他的統治權威後,顯然有意將寶座傳給長子蔣經國,一再失敗,眾叛親離的蔣介石,再也不信任外人。而蔣經國也開始在國民黨的各個系統建立他的控制力量。在黨、政、情治系統中,蔣經國已逐步而有效地排除異己,確立唯我獨尊的地位;惟獨在軍事系統中,蔣經國仿自蘇聯紅軍的政工系統,卻遭到孫立人的強力抵制。

  在未得罪蔣經國之前,孫立人本已處境艱難,到處受到黃埔系的排擠。在國民黨的將領中,有留日派,保定和黃埔系,惟留學英、美,形單影隻。假使,不是宋子文成立稅警團,孫立人可能畢生從事軍事訓練,斯人憔悴;沒有和盟軍並肩作戰的機會,孫亦不可能脫穎而出,中外馳名。那位西點軍校出身的溫應星將軍,當了一陣稅警團長,即消聲匿跡,五十年代,參加香港的第三勢力,和蔣介石隔海對抗,就是最好的例子。

與諸將閒隙日深

  據一位跟過孫多年的老部下說:「孫是個非常優秀的帶兵官,但是位很壞的領袖。講人際關係,和他的同輩,幾乎沒有人可以和得來。任陸軍總司令期間,每週軍事會報,從來未準時出席,其理由非常可笑:他不願意向周至柔總長敬禮,遲到能避免,因為,總統已在場。」

  孫之傲慢,固有其理由:主要看不起他的一些同僚,認為他自己鶴立雞群,也可能當時的情勢,特別美國恢復軍事援華後,製造他「非我莫屬」的優越感。誠然,孫有學識,也有戰功,是蔣的愛將,美軍的寵兒;但孫是臺灣整體堛滬蚥憿A不能與人和衷共處,就會孤立無援,且遭致群體的打擊。

  一九七四年九月香港「七十年代」刊載的「孫立人在台兵變經過」一文,對孫立人受排擠的情況有相當生動的描寫:「當陳誠任行政院長、周至柔任參謀總長、王叔銘任空軍總司令、桂永清任海軍總司令時,屢當蔣介石召集會議時,陸軍總司令提出的問題或意見,總是遭到了三票對一票的否決,有時弄得蔣介石亦左右為難。例如空軍與海軍提出,在防衛臺灣及反攻大陸的戰爭中,空軍海軍如何重要,如何優先,須獲得優先裝備,反正是一切優先。又如空軍提出,空軍官兵的待遇要超出陸軍二級,飛行員待遇,要超出陸軍十倍,空軍官兵要新式美觀服裝。海軍提出,海軍是國際兵種,須按國際標準待遇,一般官兵要超陸軍一級,另有航海津貼,要有海軍自己的舞廳、歌廳等。以上諸不平等待遇,二十年後的今天,仍是外甥提燈籠(照舊)。可憐的陸軍,四面是海,可憐的總司令孤掌難鳴,陸軍提出的許多問題,都遭到空海軍的聯合杯葛、阻礙。有時孫立人氣急了,就在會議上向蔣介石報告說:海軍、空軍如何好、如何行,那麼請總統將陸海空三軍測驗一下,比一比,看究竟那一軍好。先從我們三軍總司令考起,此文也好、比武也好、比立正稍息也好、比X十Y也好,由你們海空軍決定好了。像這樣情形,最後還是由蔣介石打圓場,至於孫立人在蔣介石面前請求批准進軍校再受訓一詞,更是家常便飯。由此可見老孫與陳誠、周至柔、王叔銘、桂永清等高級將領間之矛盾多深。

孫立人撈過界,蔣經國大不悅

  當時已四面楚歌,腹背受敵的孫立人,卻又犯下更致命的錯誤:「和小蔣為敵,以陸軍總司令的地位,抵制蔣經國的政工制度。」

  一九五0年十二月,孫立人召開的「新年第一次年終擴大良心會」,「讓許多高級長官來聽取士兵們的良心話。」孫致詞說:「現在社會黑暗,人心不古,不但做事騙人,說話也騙人,所以社會動盪不安,就是彼此不能開誠相見,埋沒了良心之故。」

  「良心會」的用意,也許不壞,但蔣經國覺得,孫立人撈過界,這本來是該政冶部發動的事。蔣經國反擊,推行「慶生會」,孫、蔣較量的火藥味,乃全面擴散。

  美軍顧問團長蔡斯,他是帶了支票簽字權的美國大亨,負責臺灣的軍援執行,頤指氣使法力無邊。早為蔣介石父子所不滿,孫、蔡不謀而行,蔡斯也主張撤消軍中政工制度,蔣經國疑神疑鬼,遷怒到孫的頭上,認定孫假外人以自重。

  蔣介石乃於孫的陸軍總司令任期屆滿,連任一次後(一九五四年六月),調桂永清為參謀總長,孫為總統府參軍長,再度打入冷宮。

  蔣氏父子在權力鬥爭中,一向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他們在將孫立人打入冷宮後,猶嫌不足,日夜擔憂孫立人在軍中仍有影響力,可能恃機反撲,因而,乾脆就設計了屏東「兵變」事件與郭廷亮匪諜案,將孫立人判以「隨時察考,以觀後效」的「終身軟禁」。

  孫立人在戰場中,是國民黨將領中少數能打勝仗的名將之一。他在戰場上的評價,早有輝煌的戰績可察;但在蔣氏父子陰險狡詐的統治下,他卻在政治鬥爭上跌了一跤。不過,孫立人不愧是名將出身,當蔣介石在自吹自擂「以空間換取時間」的戰略打敗日本時,孫立人卻以另外一種戰略「以時間換取空間」——他活得比蔣氏父子都久,終於在政治上徹底打敗了蔣氏父子,孫立人終於獲得平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