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7
 
 
老天有眼,台灣人有幸-歷史回顧1988


 

  

 

不要扯出我兒子

-江南案發蔣經國與美國的秘密協定

  當數千名雞農、果農陸續地上街頭抗議時,他們絕對沒有想到,今日中美貿易問題的層出不窮,都是江南案留下的後遺症。
  江南案發,蔣經國不惜以四大條件與美國國務院進行交易,以封殺蔣孝武涉案新聞,從此,美方得以恣意對台灣進行勒索,今日源源不絕的自力救濟,事實上都和江南案有著深遠的關係……

1988.04.15~21 民進週刊61期
水情專家


 


蔣家兄弟脫不了關係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十五日發生的江南案,至今已撲朔迷離的延續了四個半年頭,在這個案件媥D到殺身之禍的有兩個人,一個是江南,另一個則是當時逮捕陳啟禮,扣押陳啟禮妻子陳怡帆的北市刑事刑警組長莊春榮。

  雖然這個案子祇使得兩個人命喪黃泉,但是其所帶來的後遺症,卻使得台灣民眾共蒙其害,除了國家形象的無形傷害外,這件轟天巨案,為社會經濟層面帶來的衝擊,保守估計至少超過十個十信案,為台灣內政帶來了無比的挫折與痛苦。

秘密交易拯救蔣孝武

  據可靠的消息指出,當時的總統蔣經國知道兒子蔣孝武涉足江南案後,隨即派遣密使前往美國,與美國國務院人員磋商封殺蔣孝武的涉案新聞,當時的舉措包括:

  1.由宋楚瑜替蔣孝武草擬的「未涉案」聲明,交由美方的通訊社發出,以反駁美國紐約時報記者包德甫事前所發佈的有關蔣孝武涉案的新聞。

  2.聯邦調查局拿到陳啟禮錄音帶後,先交由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過濾。

  3.美方盡全力捉拿董桂森,務必在他抖出內幕前將他與新聞界隔離。

  4.透過聯邦調查局,整肅在美作出「反台言論」的竹聯幫分子白狼張安樂及黃鳥陳志一(事後他們均被美方冠以莫須有「走私販毒」罪名逮捕。)


董桂森成了中美談判的籌碼

   美國方面在了解蔣氏的企圖後,曾相對地提出若干政策性方案予以交換,其中最敏感的即是台灣的新台幣匯率、中美煙酒貿易談判、及消除關稅壁壘,美方人員希望蔣氏能在二至三年內實現美方要求的大部份。據聞,當時的蔣經國在聽到外交部有關人員的彙報後,十分震怒,他雖然答應了美方的要求,但隨即將蔣孝武送赴新加坡,託老友李光耀看管,並限定其回台日期。

一切都是不得已的

  據了解,美國因為一九八四、八五兩年的景氣發展平滯,國內保護主義聲浪高漲,「任金斯法案」浪潮方起,基於對台灣貿易的鉅幅逆差,要求台灣的新台幣升值實亦非過,但因為透過江南案的關係,才能使台幣在短期內升值百分之二十五,七十五年底的台幣升值浪潮,使得許多勞力密集的產業紛紛倒店,蔣經國也並非沒有考慮到,但是因為美方事先要求的時限日期快到,中央銀行的步調不得不快馬加鞭,當時中央銀行總裁張繼正日夜常駐官邸,為的就是和蔣經國商討台幣升值的上限。

  在江南案後,美方對台灣的勒索對策還包括西屋的核電廠,及杜邦的化工廠,以迄後來的洋煙酒開放進口。

  這段時期的蔣經國面對蜂湧而來的美國國務院壓力,曾經下過兩個指示:  

  1.對國內強調政治民主、經濟開放、產業升級,並默許有限度的環保運動,欲借民心及社會集體意志去抗拒美國方面對我方的需索。

  2.對外強調經濟自由化、撤銷進口關稅的限制,將美方對我的勒索納入他的政策中,以免有我方屈服於美方之下的感覺。

  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台灣的政治空間獲得了奇蹟似的解放,民進黨於七十五年九月廿八日倉促組黨,鹿港杜邦事件的遊行隊伍可以開往總統府,蔣經國晚年的改革雖有部份原因是看到了江南案、十信案後黨體質的腐敗面,但為因應江南案後維護蔣氏家族的名聲上,他也是藉力使力,獲得了一片歌功頌德的好評。

董桂森成為勒索籌碼

  美國方面的唯一回報就是在巴西抓到了董桂森,並且長期拘禁,不予審判,以作為每次向台灣勒索的籌碼。

  常看報紙的人都曉得,當美國發佈對台經貿政策的聲明,或者美方與台灣有重大經濟問題發生時,美國的通訊社也都會發佈「董桂森即將受審」的新聞,但是卻從未正式審判過,董桂森第一次受審是在蔣經國死後。

  美方認為蔣經國的死乃是江南案的一種非正式結束,美方也未試探和李登輝接觸的可能性,因為美國國務院清楚地曉得李登輝沒有蔣氏那種主導大局的力量,同時美國對李登輝的考慮也是政治面多於經濟面。二月,董桂森正式提起公訴,當然,他也就堂而皇之的指出命案主謀蔣孝武。

  事實上,蔣經國對於美方的勒索極度不悅,如前述的,他利用民意在立法院否決了核四的建廠計劃,回絕了西屋公司的壓力,他也透過自由化、國際化的口號擴展台灣和東歐共產國家的貿易(特別是蘇聯),以創造轉化台、美關係的新局面,他的很多「開放」措施出乎美國的意料之外,也可看出他的用心,這種反美的情感,其遠因雖在於江南案,但其近因卻在於七十五年底美方逼迫台灣簽訂「喪權辱國」的中美煙酒貿易草案。

  由於蔣經國的庇護蔣孝武,使得美方對台灣的獅子大開口無一不得逞,除了核能和杜邦外,美方都打了勝仗。這樣的後果,一方面使美國農產品源源不盡流進台灣,促成了後來的農民運動,另一方面使得出口的中小企業主們應變不及,在七十五年底時,迭遭倒閉之痛。

  七十六年台灣源源不絕的自力救濟行動,也都和江南案有著間接但深遠的關係。

李登輝該拿出魄力來

  就經濟的觀點看來,固然美方的要求有其國際貿易上的合理性,但蔣經國在極短的時間內對台灣產業、金融作出革命性的調整,祇使得社會、經濟秩序更形紊亂,七十四、七十五、七十六年,台灣游資充斥,但投資願望卻極度低落,所有資金皆投入大家樂投機市場,富者愈富,窮者愈窮,蔣家為掩飾江南案其罪難免。

  蔣經國死後,李登輝乃是第一個沒有蔣家包袱的總統,最有資格,也最有時空條件擺脫蔣氏封建家族所殘留下的包袱。在這個時候,李登輝不僅應將塵封在歷史中的老冤案掀出平反,也應將懸案徹底偵破,尤其是江南案這種一代大案,更應袪除掉過去對蔣氏提拔所懷抱的「私恩」,組織一個超然公正「江南案特別調查小組」,徹底公布案情,能讓台灣人在這四年中為江南案付出的心血、財力統統獲得精神的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