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壓的藉口
首頁 向上

處理委員會的成立 鎮壓的藉口 高雄先行大屠殺

3月7日,陳儀在中央援軍未到前,為加強台灣人民對他的信任,仍維持開明的假象,以欺矇大眾,並特別致函「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賦予官定的地位,全文如下:

茲啟者:二二八善後事宜,各方代表紛紛來見,建議辦法莫衷一是,惟關于善後辦法,已組織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該會本可容納民眾代表,今後各方意見均須先交處理委員會討論,擬足綜合的意見後,由該會選定代表數人,開列名單向本署建議,以便採擇實施,此致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行政長官陳儀。」信函於 8 日刊出。

不懂中國官場文化的台灣人信以為真,有些縣市煞有其事的推舉出縣市長候選人,讓陳儀圈選,如台南市於8日選出黃百祿、侯全成、湯德章,花蓮推出名醫張七郎,結果湯德章、張七郎等,不但沒當成縣市長,反成槍下冤魂。

3 月 7 日上午,「處理委員會」照往例在中山堂召開會議。因先前擬定的「政治改革方案」太籠統,王添燈乃加以具體化,綜合為三十二項,提交大會審議。王添燈登上講台說:「迄今,長官公署對『處理委員會』所提出的要求項目,均表明接受,可是,說是要接受,事實上卻連一件也沒有付諸實施。這幾天來,各位委員和一般民眾,提供了很多意見。我把這些意見綜合成三十二項目,想今天在這堨[以討論、表決。盼望當局不再食言,而加以付諸實施。」然後,逐一宣讀「改革方案」,通過了「三十二項目的政治改革方案」。

王添燈草擬的卅二條「處理大綱」。分為「對目前的處理」七條,及「根本處理」廿五條(其中軍事方面五條,政治方面,二十條),全部內容如下:

(一)對於目前的處理

   (1)政府在各地之武裝部隊,應自動下令暫時解除武裝,武器交由各地 處理委員會及憲兵隊共同保管,以免繼續發生流血衝突事件。

    (2)政府武裝解除後地方之治安,由憲兵與非武裝之警察及民眾組織,共同負責。

   (3)各地若無政府武裝部隊威脅之時,絕對不應有裝械行動,對貪官污吏不論其為本省人或外省人,亦只應檢舉轉請處理委員會協同憲警拘拿,依法嚴辦,不應加害惹出是非。

    (4)對於政治改革之意見,可條舉要求條件,向省處理委員會提出,以候全盤解決。

   (5)政府切勿再移動兵力或向中央請遣兵力,企圖以武力解決事件,致發生更慘重之流血而受國際干涉,

   (6)在政治問題未根本解決之前,政府之一切施策,(不論軍事、政治)須先與處理委員會接洽,以免人們懷疑政府誠意,發生種種誤會。

   (7)對於此次事件,不應向民間追究責任,將來亦不得假藉任何口實拘捕此次事件之關係者。對於因此次事件而死傷之人民,應從優撫恤。

(二)根本處理

:軍事方面

(1)缺乏教育和訓練之軍隊,絕對不可使駐台灣。

(2)中央可派員在台徵兵守台。

   (3)在內陸之內戰未終息以前,除以守衛台灣為目的之外,絕對反對在台灣徵兵,以免台灣陷入內戰漩渦。

(4)本省陸海空軍應儘量採用本省人。

(5)警備司令部應撤銷,以免軍權濫用。

:政治方面

(1)制定省自治法為本省政治最高規範,以便實現國父建國大綱之理想。

(2)縣市長於本年六月以前實施民選,縣市參議會同時改選。

   (3)省各處長人選應經省參議會(改選後為省議會)之同意,省參議會應於本年六月以前改選,目前其人選由長官提出交由省處理委員會審議。

   (4)省各處長三分之二以上須由在本省居住十年以上者擔任之(最好秘書長、民政、財政、工礦、農林、教育、警務等處長應該如是)。

   (5)警務處長及各縣市警察局長應由本省人擔任,省警察大隊及鐵道工礦等警察即刻廢止。

(6)法制委員會委員須半數以上由本省人充任,主任委員由委員互選。

(7)除警察機關之外不得逮捕人犯。

(8)憲兵除軍隊之犯人外不得逮捕人犯。

(9)禁止帶有政治性之逮捕拘禁。

(10)非武裝之集會結社絕對自由。

(11)言論出版罷工絕對自由,廢止新聞發行申請登記制度。

(12)即刻廢止人民團體組織條例。

(13)廢止民意機關候選人檢覈辦法。

(14)改正各級民意機關選舉辦法。

(15)實行所得統一累進稅奢侈品稅相續稅不得徵收任何雜稅。

(16)一切公營事業之主管人由本省人擔任。

(17)設置民選之公營事業監察委員會,日產處理應委任省政府全權處理

,各接收工廠礦應置經營委員會,委員須過半數由本省人充任之。

(18)撤銷專賣局,生活必需品實施配給制度。

(19)撤銷貿易局。     

(20)撤銷宣傳委員會。

丙:追加十條

(1)本省陸海軍應盡量採用本省人。

(2)警備司令部應撤銷,以免軍權濫用。

   (3)限至三月底台灣行政長官公署應改為省政府制度,但未得中央核准前,暫時由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之政務局負責改組,用普選公正賢達人士充任之。

   (4)處委會之政務應于 3 月 15 日以前成立,其產生方法,由各鄉鎮區代表選舉該區候選人一名,然後再由該縣市轄參議會選舉之。其名額如下…"(略)

(5)勞動營及其他不必要機構,廢止或合併,應由處委會政務局檢討決定之。

(6)日產處理事宜,應請准中央劃歸省政務局自行清理。

(7)高山同胞之政治經濟地位及應享之利益,應切實保障。

(8)本年 6月 1日起,實施勞動保護法。

(9)本省人之戰犯及漢奸嫌疑被拘者,要求無條件即時釋放。

   (10)送與中央食糖十五萬噸,要求中央依時估價,撥歸台灣省。

 這十條內容,與原先的卅二條有雷同或相似之處,但因會場秩序混亂,無從整理,因此,原先的卅二條以及後來追加的十條,共四十二條,便在會議中照單全收而通過了。

「四十二條」大綱於 3 月 7 日下午通過後,當天下午四時多會議結束。由黃朝琴、王添燈、吳國信等人將四十二條處理大綱面呈陳儀。陳儀未看完全文,即勃然震怒,斷然拒絕。

 處委會的宣傳組長王添燈,仍於當天(3 月 7 日)下午六時到台灣廣播電台廣播,說明二二八事件的原因和經過,宣讀四十二條內容詳情。

 陳儀對處委會提出的四十二條處理大綱突然翻臉不認帳,主要關鍵在於他已確知中央已決定派兵來台。根據赴台鎮壓的廿一師師長劉雨卿後來的回憶,劉在3月5日即已接奉國防部及蔣介石的命令-「師屬各部應立即準備赴台」。3月6日劉雨卿飛抵南京晉見蔣主席,蔣介石面授機宜,3月7日午前,劉雨卿由南京乘美齡號專機飛抵台灣,旋即晉見陳儀,面陳蔣主席的意旨。足見陳儀從劉雨卿口中得悉蔣介石決意派兵時,處理委員會還沒通過四十二條大綱,所以等到王添燈等人向陳儀提出四十二條大綱時,陳儀已是有恃無恐,因此一反過去虛與委蛇的姿態,斷然翻臉拒絕。

 蔣渭川在《二二八事變始末記》中透露:陳儀拒絕四十二條大綱之後,人心更加惴惴不安,處委會內部份參與四十二條提議的委員也開始感覺不妥。台北市長游彌堅於3月8日上午10點許召集多位處委會的委員到市府共商應變之策,會中決議由黃朝琴謁見陳儀,由劉啟光引領有關委員赴警備總部拜會參謀長柯遠芬,解釋並撤回四十二條建議,力求其諒解。結果,遭陳儀拒絕會見黃朝琴。

 3 月 8 日中午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來到中山堂,對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各委員談話。除肯定政治改革目標之外,呼籲勿牽涉軍隊之事以刺激中央,並願以生命擔保中央絕不派兵。

 儘管處理委員會已在當天收回成案,宣布取消四十二條,對張慕陶所勸說的「勿牽涉軍隊之事以刺激中央」給予立即善意的回應,但是張慕陶並不能擔保中央不派兵來台。因為,正在他發重誓擔保中央不出兵的同時,蔣介石派往台灣的廿一師早已出發,將抵基隆外海,而在當天(3 月 8 日)傍晚登陸基隆。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不但無法挽救危機,本身也即將面臨噩運。

 有了軍隊的抵達,陳儀完全不再理會處理委員會。3 月 10 日的中央社駐台北記者發佈陳儀解散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消息:

台省「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近日之行動,越出改革政治範圍,幾近反叛祖國,陳儀長官今日下令予以解散。…………陳氏又稱:「至於國軍移駐台灣,係為保護全省人民,消滅叛徒,絕無其他用意。……」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在 3 月 30 日所編印的《台灣省二二八暴動事件紀要》中,說:「處理委員會之性質,原為容納民意,商討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有關卹死救傷等善後事宜,詎該會成立以後,對此毫不商議,反進行種種越軌行動。其後,該會即摒棄政府所派五代表,而自演變為一種非法團體,從事叛亂行動……。」既然將之宣佈為「非法團體」,指控其「從事叛亂行動」,因此,參與處理委員會及各地分會的積極人士,遭到整肅,也就順理成章了。  

《台灣省二二八暴動事件紀要》附有「台灣各縣市暴亂情形簡表」,開列各縣市「暴亂」的「主動及附從者」名單,計約兩百名,並備註說:「上列主動及附從者人名,係『二二八處委會』委員,及各組正副組長,暨各非法團體之負責人。」很明顯地,陳儀當局準備將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的人員與暴動者混淆在一起,以便一網打盡。

 柯遠芬早在 2 月 2 8 日當天就認定:「奸偽已經混入群眾中,積極地在煽動,因此我召第三處盧處長商討軍事佈置,同時計畫今晚戒嚴的部署。當時最感困難的是兵力不夠,……」3月4日柯遠芬又說:「事情如此變化莫測,忽晴忽雨,真是不知如何處理才好。此時我經過周密的考慮後,才決定儘速作軍事上萬全的準備。一俟他們叛國的罪證公開後,馬上使用軍事力量來戡亂。」

足見陳儀統治當局,早已有了預設立場的「內定結論」。後來的四十二條「叛國罪證」,只是作為「派兵戡亂」的藉口而已。四十二條要求,儘管具體而明確,但基本上仍肯定整個大體制,看不出有「叛國」、「叛亂」的意味。

        陳儀起初利用處委會來安撫激進民眾的暴動與抗爭,故採容忍、尊重態度,承諾其改革要求,並作出改革與民主的假相。然而卻一面暗中向中央請兵入台,採取緩兵之計。但處委會的士紳,卻被陳儀玩弄於股掌之中。俟中央援兵一到,陳儀姿態立即丕變,不認前帳。不但所提的改革意見,全遭拒絕,本身反而成為被整肅的對象。陳儀早在3月6日即向中央請兵來台,卻一面向台人表示中央絕不派兵。而被視為「叛國」的四十二條,是在3月7日下午才提出。再者,陳儀在拒絕四十二條的態度上,是在只看到「序文」而未見條文內容時便斷然拒絕,於此,可見其預設立場。四十二條內容被視同叛國,只不過作為引君入甕的藉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