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4大紀元時報  煤價跌50%煤炭市場跌谷底
上一頁 向上 下一頁

20081204大紀元時報  

【大紀元訊】今年以來,中國煤價隨著鋼價經歷了一次雲霄飛車之旅,但從8月北京奧運之後,山西焦炭行業進入低谷,三個月市場價格暴跌,全行業進入虧損狀態。煤老闆們感歎:「煤價跌得人心驚肉跳」。有人說,現在就連收廢鐵者也已傾家蕩產。


煤炭市場從天堂到地獄


中國經濟週刊12月2日報導,11月下旬的一天,山西清徐縣某洗煤廠劉青山(化名)站在堆成小山一樣的存煤前感歎:「沒人會想到煤炭市場一夜之間從天堂到了地獄!」

眼前這12,000噸高硫主焦煤,是劉青山今年7月份傾其所有從太原古交「搶」來的。原準備在年底大賺一筆,結果被深度「套牢」,資金縮水達300餘萬。


1998年開始涉足煤炭生意的劉青山,經歷過煤炭低迷時期的艱難,2006年後也嘗到煤炭興盛的喜悅。但他做夢都沒料到,煤炭產業鏈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脆弱,危機到來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鋼、焦產業「唇亡齒寒」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研究員夏冰說:「受上游鋼鐵行業不景氣的影響,山西焦炭行業從8月份開始進入低谷,購銷價格倒掛,三個月內市場價格暴跌,全行業進入了虧損狀態。相比2004年的低谷更甚。」


今年上半年,鋼價經歷了過山車式的快速上漲,但隨後形勢逆轉。從五、六月份高峰期時每噸6,000元左右,跌至近期每噸2,700元左右,市場需求疲軟,產能過剩凸顯。太鋼集團有關人士說,高峰期時某種不袗的價格每噸高達4萬元,現在已跌至1萬多元。


據海關資料統計,2008年10月份中國出口鋼材462萬噸,同比下降30.73%。業內人士認為,造成鋼鐵產品出口訂單大幅減少。出於自救,國內鋼鐵企業紛紛選擇減產或停產,70多家國內大中型鋼企加入了「減產」大潮,最大預計減產50%。


煤炭價格大幅跳水


「煤價跌得人心驚肉跳,從幾個月前的小幅震盪,到現在的大幅下跌。煤炭市場的行情形同這兩年的股市,讓人神經崩潰。」山西省煤運公司史先生說。


受政府調控與市場低迷的雙重作用,目前山西省大部分地方煤礦都已停產。煤礦的停產使達子溝煤礦工作人員李先生的收入下降一半,回憶幾個月前,他頗多感慨:「7、8月份時,我們的煤賣到近800元,還是排長隊瘋搶。現在是300多元也沒人拉!」

有煤炭價格走勢「晴雨錶」之稱的秦皇島港,煤價相比之前也有大幅下調,如山西大混5,500大卡的煤,9月22日每噸平倉價850元,11月20日已跌至550元。


焦煤同樣進入寒冬,命運似乎更為悲慘。據了解,焦煤價格今年上漲超過一倍。但11月4日,山西焦煤集團在海口召開全國用戶座談會。國內各大鋼企要求焦煤降價呼聲強烈,需求大幅減少使焦煤集團決定大幅降價30%-45%,降至850-1,350元/噸。


受煤價暴跌、需求疲軟影響,就連私挖濫採者現在都難覓影蹤。原來山西重拳打擊私挖濫採,越打越多,現在這些人「冬眠」了,看來「市場的大手」要比「政府的大手」管用。一位地方煤炭官員開玩笑說。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夏冰研究員認為:「前段時間煤炭價格的瘋狂上漲,與人為的瘋狂炒作有直接關係。許多人由於對奧運停產、資源整合等因素判斷失誤,大量囤煤,推高了煤價。加上港口、鐵路等中間環節獲利太多,下游企業早已不堪重負,所以煤價下跌是必然,只不過金融風暴把潛在的危機快速釋放了出來。」


面對煤場堆積如山的存煤難以出手、資金鏈斷裂、存煤自燃、煤價難測等諸多風險,許多「煤倒」幾近崩潰。同病相憐的還有大批礦粉、鋼材、焦炭的囤積者。 有人說,現在就連收廢鐵者也已傾家蕩產。


不過,很多線民跟貼說:「煤價跌了,事故就少了,電價也跟著下來了,老百姓的日子就好過了!」